在最新财报中,微软陆奇因伤离职可能是烟雾 或为加盟滴滴

  在最新财报中,微软陆奇因伤离职可能是烟雾 或为加盟滴滴
  ”微软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在美国科技圈,而在需要较多对外沟通的业务上。
  微软陆奇因伤离职可能是烟雾 或为加盟滴滴
  

微软全球副总裁陆奇近日突然从公司离职,目前外界得到的说法是他因为健康原因而离开。但界面新闻记者获悉,这名美国科技圈职位最高的华人高管极有可能前往中国公司滴滴任职。目前此消息还未获官方证实。
  

陆奇离职的新闻首先由美国媒体Recode爆出。报道称陆奇离职的理由是数月前骑行时受了伤,因伤情加剧而被迫离职。
  

这个理由听起来难以采信。“虽然部分人知道陆奇受了伤,在美国治疗不太理想,后来回国参加活动的时候,也曾去过台湾治疗,但并未觉得已到了要离职这么严重,”微软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在生病这段期间,陆奇并没有表现出要因病离职的意向。
  

而另据消息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陆奇此次离职还是因为被“挖角”,而新的东家是中国出行公司滴滴。
  

其实在陆奇离职前,微软内部一直流传有他要前往Uber任职CTO的传闻。这个传闻和他所管辖的业务变化有关。
  

陆奇管辖业务中重要的一部分是必应,而在去年,微软出售必应地图的部分业务给Uber。随后,团队中大约有上百名雇员加入Uber,这些员工均在必应地图中负责图像数据导入,为必应地图获取3D、航拍、街景图片等工作。
  

但如果陆奇真的前往滴滴任职,也的确符合滴滴的技术和人才需求。滴滴作为一家互联网出行公司,在技术上面临的一个难题就是对海量数据的处理。在2015年,这家公司投资美国同行Lyft时,CEO柳青在接受界面采访时表示,Lyft这家公司在处理数据方面的经验将给他们带来益处。
  

而陆奇在处理数据方面有深厚经验。从1998年在 雅虎 供职开始,就是负责搜索方面的业务,而在微软,搜索业务也是他的重点业务板块,他在这家公司最近的成果是帮助搭建人工智能业务,而这与滴滴所要求的处理海量数据在路径上都有共通之处。
  

对滴滴这家中国公司来说,260亿美元估值在全球未上市公司中居首,有柳青这样在全球市场有丰富经验的CEO — 能够邀请到 苹果 投资10亿美元,在中国市场并购Uber的当地部门,现在最或缺的的确是全球水准的一线技术人才。
  

对于陆奇来说,滴滴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离开已成熟的微软,前往正在成长中的中国公司。
  

陆奇在科技圈一个重要的身份就是全美职位最高的华人,他担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一职时,直接向微软CEO萨特亚-纳德拉汇报工作。
  

陆奇2008年加入微软,之前他在雅虎担任搜索和广告技术事业群的执行副总裁,管理超过3000名员工。当时,任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的沈向洋,向彼时的CEO史蒂夫-鲍尔默介绍了陆奇,使得微软成功将这枚人才揽入麾下。
  

在微软八年间,正是这家老牌科技公司猛烈转型的几年,而陆奇的主要贡献包括搭建必应搜索及支持纳德拉上台后的云业务。
  

陆奇主导了必应搜索的开发,使这款搜索引擎成了微软与Google抗衡的重要工具,曾借力苹果与Google之间的对抗成为iOS操作系统的默认搜索引擎。
  

这个搜索引擎也是微软迈向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重要基石,它提供了海量的训练数据。
  

在陆奇离职消息爆出后,也有消息归因于印度高管的排外倾向。在美国科技圈,印度人被指喜欢在族群内“抱团”,而这对于其他群体来说,则意味着被排外。尽管这种现象在美国科技公司的确存在,但在陆奇离职事件中,应与CEO纳德拉整体的战略调整有关。
  

纳德拉接任鲍尔默任CEO时,微软陷入在智能手机中失势的泥沼中,他当时提出了向云转型的战略。陆奇是这一战略重要的支持者,他主导微软了原来以软件形态存在的产品向云端转型。比如让Office转型成为订阅收费式服务Office 365,成为了微软有史以来用户增长速度最快的产品及财报里的现金牛。
  

但不难看出的是,纳德拉业务调整的确影响到了陆奇之前管辖的部分业务。早前外界就曾传出微软要出售必应的消息,纳德拉亲自为此辟谣,他表示微软不会剥离必应。
  

但是,从去年开始,微软却剥离了必应中的地图等业务,也出售了部分广告业务,1200位员工被裁。这些原本也是陆奇管辖业务的一个重要方面。
  

纳德拉的业务调整已让一部分微软高管离开。此前有美国资深媒体人爆料,最近微软会有一大波高管离职,包括负责内部服务器硬件工作的Bill Laing;Azure全球营销的副总裁、应用与服务部门担任首席技术官Rick Rashid;Xbox/Kinect负责人Chuck Thacker等。
  

而在今年初,曾被外界认定为鲍尔默接任者之一的首席运营官Kevin Turner也提出离职。
  

巧合的是,陆奇离职后,接替他领导ASG业务的确是一名印度高管 — 负责Office 365业务的拉杰什-贾。
  

对微软这家老牌科技公司而言,转型逐渐显示出成功的端倪。在最新财报中,微软净利润为亿美元,每股收益为39美分,这一业绩好于去年同期的2015财年第四财季,当时微软净亏损亿美元,每股亏损为40美分。
  

投行也看好微软的转型。 高盛 在一份报告中曾指出,微软的Office业务由过去单一授权式付费,向如今的订阅服务转型过程中,是一种更优化的收入模式。
  

此外高盛还认为,微软可将Office组件拓展到更多的潜在领域,包括移动设备,而且还可以拓展到新兴市常对微软来说,如果因为业务转型而失去一些重将,也是不得不做的取舍。
  

而随着中国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朝着世界一线公司水准发展,中国背景的外企高管回流也是一个必然趋势。
  

在美国公司中,大部分中国人从事研发工作,而在需要较多对外沟通的业务上,则更多被白人甚至印度人占据,主要是因为在语言及沟通方面的劣势。而陆奇此前能做到微软这样一个老牌科技公司的全球执行副总裁已属难得。
  

陆奇在北美科技圈出名的是他的“工作狂”精神,为外界所熟知的是一天工作近20小时,凌晨入眠,早上四五点起床。相比很多华人工程师,他也有更出色的沟通能力。他也在接受采访时自我描述为并不是容易相处的管理者。
  

不过,外企高管甚至普通员工进入中国公司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能否适应本土企业文化。美国公司并不信奉多数中国公司追捧的“狼性”文化等丛林法则,企业文化是由技术人员形成的极客文化。
  

不论陆奇最终加入滴滴还是Uber,都意味着未来出行领域的战斗将更激烈。
  陆奇此次离职还是因为被“挖角”,当时,曾被外界认定为鲍尔默接任者之一的首席运营官Kevin Turner也提出离职,是一种更优化的收入模式。